红山

黑白黑白猫好可爱

【信白】将军与妓


☆一年前写的,文笔和现在有差别,偏神经病那种文风

☆主cp信白,副cp邦良,吕云,备香,药鱼,蝉琪,范海辛和我/滑稽

☆因为一些事情,现在这篇还未完结,没有结局

☆大概是个be

☆这里晃子,愿你喜

第一章

自己到底为何在这个地方?

这是韩信烂在肚子里未说出的话。

看着面前这座花花绿绿色情迷乱时不时传出几声不堪声音的建筑,用屁股想也猜到了大概是什么地方。

大写的妓院。

韩信这倒霉孩子又被他主上坑了一回。

---------------------------------------

韩信乃西汉的护国将军,自从楚汉之争中汉军大败敌军后,他的身价就今非昔比。

外面有流言蜚语,说韩信是刘邦的忠犬,这是事实。还有流传在正值十七八,有胸没脑爱八卦的少女们之间,“霸道君主和忠犬间的二三事”的此类传言,这就是后话了。

少女们表示很无辜,俩相貌堂堂眉清目秀的帅哥天天在一起,说啥事没有是不可能的。自西汉安稳以来,此类的YY话题就没断过,正是韩信这一出名引发了少女们旷日持久的集体意淫。

韩信:exm?

事实上,韩信和他主上之间的关系的确不同寻常。

像是这样的:

“信啊。”

“主上?”

“……”

“主上这是怎么了?”

“信信信!快帮孤挑挑,今儿就是良的生日,孤还没想好穿什么去见他……”

韩信看着像被贼糟蹋过满地都是衣服的寝宫和被衣服淹没不知所措的刘邦,想掐死他的心都有。

“所以说我还没洗完澡你就叫人把我拉来就是为了这事?”

更多的是这样:

“信啊。”

“主上?”

韩信看笑的一脸猥琐的他主上,断定肯定没好事。

“孤真是太伟大了,一定是上辈子好人当多了积了八辈子德,你猜良他说什么,他竟然说喜欢孤,孤这辈子算是没白活。”

其实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

刘邦问张良,你喜欢花吗?

喜欢啊。正在阅览经文的张良随口应着。

那你喜欢红色吗?

喜欢。

喜欢好看的人吗?

喜欢。

那良良喜欢戴着红花帅气好看的孤吗!

我喜欢花。

韩信:听说村口来了个叫FFF的邪教,我要不要去入教?

这天,刘邦又叫住韩信。

一改平时的嬉笑模样,刘邦难得郑重的跟韩信说,“孤有些事和你讲。”

韩信以为要说正事,认真看着刘邦。

“孤觉得,信你也老大不小的,是时候成家了。”

韩信翻白眼都快把眼珠子翻出来了,你个扯袖子的还好意思说我没成家??我去nmlggb。

当然这些韩信都没说出来,看着面前笑的像个老狐狸的刘邦,他只能自求多福了。

【通知】【喜欢就在一起吧】

今年初三,要备考,还有许多事情要忙
更新速度一定会慢很多
但我保证一周两更
给大家带来的不便表示抱歉

【信白】喜欢就在一起吧

人物篇:韩信
韩信。
我和韩信,是通过刘邦认识的。
刚认识他时,我不喜欢他。
可能有点小孩子气,我认为刘邦被他抢走了,初三那年刘邦转去的是韩信的学校。
高中因为在一个班,平时少不了说话,久了我发现,韩信远比他看起来好接触。
在班里一般有两种人比较有排面,一种是班长,另一种是声望高的。
第二种讲的是韩信。
高一时我得了胃病,比其他人晚上学一个月,除了刘邦李白,认识的人不多。
第一次放假,班里组织一起吃饭,我本来胃就不好,没打算去,韩信和其他人说说笑笑,不知道怎么看到了我,他走到我身边,很有礼貌的问我,一起去吧?
我说,好啊。
之后的结果就是,我在饭店吃恶心了,回到寝室吐了一晚上,为这事刘邦把韩信骂了好久。
情人节那天,刘邦李白都出去了,韩信到我寝室串门,带了一大盒子胃药。
“药店搞促销了?”
我头一次见有人把药当礼物送的。
“我看电视上说这个药对胃好,怎么怎么地的说的可邪乎了,就想着给你试试......你别生我气了...”
韩信抱着装药的纸盒子,满脸真诚的看着我。

“你真行,”我哭笑不得,收下了他的药。

混熟了之后,我们四个常常一起出去。
那天韩信和我还有刘邦李白从外面回学校,附近要经过一条路灯很暗的胡同,韩信掉了队,蹲在一辆车旁边,歪着头往车底看。
“看什么呢?”
“那儿有只小狗。”
我蹲下去,车底的确有只比手掌大不了多少的小白狗,盘成一团缩在车轮旁边。
“死了?”
“没有,它刚才尾巴还在动。”
说完小狗配合的摇了摇尾巴。
“宝宝,出来。”韩信拍拍手。
李白拉他,“别捣乱,人家在睡觉。”
“不行,一会别人开车,它就要成肉饼了。”韩信又拍拍手,但小狗毫无反应。他跪在地上,伸手把小狗抓出来。
“多可爱,我们养吧。”韩信把它抱在怀里,白衬衫被小狗尾巴尖扫上一道泥水。

“真的要养吗,阿信你养两天就会烦了。”
刘邦伸手戳它毛绒绒的脑袋。
“不会不会。”
“人家在马路上生活得挺好。”
李白说。
“好什么?吃垃圾,睡车底,它还这么小,这样活不了多久。”
“让他养吧,反正他闲着。”
“你们看人家云云多善良!”
第二天,李白陪韩信带小狗打疫苗,刚从诊所出来,小狗就被一辆逆行的摩托车撞的横飞到绿化带里。
李白追到车主,扇了他两个耳光。
韩信没管李白,把它埋在了一棵樱桃树下。
“别伤心了,这是它的命。”
“可能我不适合爱别人,如果它没遇到我,至少不会现在就死掉。”

烧烤时被烤鱼吸引过来的野猫

【信白】喜欢就在一起吧


        章节零

  人物篇:刘邦

  讲一讲刘邦,以及我自己。

  初三开学的前一天,他没和任何人说,走了。

  我看着他的空座位,下课时和朋友半开玩笑的说,“刘邦这小子是不是不回来了?”

  其实我心里也猜出了几分,初三一整年我没再见过他。

  刘邦当年特别有人缘,他天生长了双桃花眼,平日里总是笑呵呵的,数不清的女孩儿被他这一笑勾了心。

  他谈过很多女朋友。

  全校最漂亮的校花,足球啦啦队队长,学生会副主席,他都和她们亲过嘴。

  他的每个恋情都很短暂,用他的话说,没意思。

  正常像这种在异性中很抢手的人通常会被同性排斥,而刘邦的魅力貌似男女通吃,凭他仗义的性格,他结交了一大帮兄弟,其中不包括我。

  我和他的相识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他穿个大裤衩子坐在床边抠脚的样子只有我看过,他喝多了半夜回家走进沟里还是我把他捞出来。

  有些话只有我问过,我说,你交了女朋友为什么这么快分手啊

  他那天穿了件颜色很深的风衣,我依稀记得他说话时,眼中有落寞的神采。

  他说,我喜欢的人,一定是最善良,最优秀,最可爱的,而且只爱我。

  后来他真的找到了。

  回忆就到这里,那天我推开寝室,看到刘邦坐在他的床边穿衣服,脑子里各种东西一下子炸开。

  我有很多话想问他,你这一年死哪去了?

  因为我只有一张嘴,好多话堵在心里倒不出,愣了半天,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你换裤衩了啊?”

  刘邦看到我,脸上有内疚有惊讶,最后眼睛一眯,变成他独有的笑。

  他穿了一半的衣服不规整的挂在身上,套着大裤衩子嘚瑟着两条长腿,扑到我身上贱兮兮的笑。

  “云云你还记得我的内裤啊~要不要一起穿~?”

  “滚。”

  后来别人形容我们寝室:高冷男神李太白,腹黑暖男老刘邦,清新脱俗赵子龙。

  而我们仨成了校园传说级别的人物,毕业后经常能听到各种版本的传闻:什么寝室内禁断的爱啦,什么夜半三更翻墙出去浪啦,什么三大男神心有所属啦……等等等等。

  都是瞎掰。

  不过第二个翻墙的传闻倒是真的。

  别人上晚自习,我们上ktv,每晚八点,我们不见不散。

  呸。说跑题了。

  反正我们心思不在学习上,成绩也就中等偏下那样。

  记不清是哪天,刘邦突然买了一大堆练习册和参考书,断掉了烟酒,戒掉了游戏。

  “你该不会是想以学习为出路吧?是不是晚了点?”
李白虽然没说话,但他和我想的一样。

  刘邦看了看我们,放下手里的笔,苦涩的笑着说,“我有了喜欢的人,他很优秀,我不想他提起我时,想到的就是这个人一无是处,至少我要和他的差距小一点。”

  过了很久没有人说话,我从空荡荡的书包里拿出一本练习册,向李白借了根笔。李白放下手机,换成英语书背单词。

  再之后,我和李白见到了那个让刘邦浪子回头的人。

  “喂,”我叫住他,他完全是一个好学生的模样,戴着单框眼镜,制服理的整整齐齐。

  “请问你是?”

  “你认识刘邦吗?”

  张良的脸慢慢变的通红,他直视着我们,小声但坚定的说,“他是我爱人。”

  直到现在,我都很佩服他能说出“他是我爱人”这份勇气,相比他,我逃避的远远比我争取的多。

  即使是这样,感谢你没放弃我,一而再,再而三,三而不竭,千次万次。

  毫不犹豫地,救我于这世间水火。
  

【信白】 喜欢就在一起吧

☆信白现代文,有糖有刀有肉
☆主cp信白,副cp邦良,吕云,后期可能乱入其它
☆he或be暂时未定
☆这里野生晃子
☆愿你喜

章节零

人物篇:李白

先来讲我和李白的三次相遇吧,那时我们还不是好朋友。

高一那年,我得了很严重的胃病,也许是很多人的梦想:我错过了开学第一个学期。

没有任何人问过我,我被稀里糊涂的塞到全校风纪最不好的寝室,现在想想,后来我们寝室得到如此风评也少不了我一份力。

那天给我的印象很深,十月的天阴冷,空气很湿,乌云下洒着冰珠。

一到这种天气我的胃便自我放飞般的疼,比每天早上定的闹钟还准。

我拖着没比我小多少的行李箱,笨重的找到在五楼的寝室,敲响门的那刻,我的脸色一定很不好看。

第一眼看到的是他的手,刻着黑色的字,骨节分明,让我惊讶的是,他的脸比手更好看,“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用来说他不为过。

他好像没在意我,一直在玩手机,侧身让出一人宽的路,在我把箱子弄进来后关门,他走到一个乱糟糟的床铺前躺下,看样子应该是他的床,至始至终他没说一句话。

我不是天生能和人热络起来的人,况且他没有想交流的意思,我也没这方面的欲望。

收拾好留给我的床铺,胃像有人用钝刀插进去不停搅和一样疼,我翻行李箱,连避孕套都准备了唯独忘了胃药。

我用被子裹紧自己,浑身冰凉,额头上渗出一层薄汗,也许是动静太大打扰到了李白,他放下手机,难得关心别人。

“胃疼?”李白看我一眼,得到了结论。

“没事,我待一会儿就好了……”

李白显然不是喜欢多管闲事的人,他果真没再管我,继续玩手机。

我闭上眼睛,努力蜷起身子,想赶走胃痛,后来疼着疼着就睡着了,朦朦胧胧间感觉李白好像出去过一次,再然后是他把我叫醒。

“止疼的,吃了,”李白依旧是那副不冷不淡的样子,他把装着热水的杯子递到我嘴边,又把几粒白绿相间的胶囊放到我手里。

我睡的有点晕,看我吃了药之后李白又拿起手机玩,也许是不习惯做好人,他在打死最后一只大boss时说,“记得把药钱给我报销。”

至于到底还没还,已经记不清了。

第二次我记得很深的,是在酒吧碰到他。

高三那年,临近毕业,窗外有着仲夏夜特有的通澈夜色,回到寝室空无一人,很奇异的,我不是很开心。

我翻墙出去,进了学校旁边巷子里的小酒吧,舞池里是疯狂扭动身体的男男女女,我被劣质香烟的味道呛得咳嗽,向服务生要了杯酒,转身看到坐在吧台旁边的李白。

李白也看到了我,他让我过来,一边喝酒一边冲着我笑。

“要毕业了,你会不会想我”
我第一次看李白笑的这么开心。为了让他不失望,我点了点头。

“连你这个没良心的都会想我,那个小瘪   犊子为什么就不?”

李白笑着笑着眼眶就红了一圈,他把剩的半杯酒用力摔在桌面上,抱过身边走来勾着他脖子的艳丽女人,闭眼吻上女人抹的鲜红的唇。

我不认识韩信,但多少听说过,所以当那个叫韩信的人踹开门抱走喝的醉醺醺的李白时,我并不惊讶。

那晚我没回寝室,在学校门口的小卖部待了一宿。

我最后一次见到李白,是在一年前的春节。

那时候刚大学毕业,我也很久没看到他。

春节那天街上的新年气氛很浓,到处是大红色的灯笼。

在给爱人挑礼物时,面前货架上的毛绒兔子被一双手拿走,我一眼认出了是李白,他拿了毛绒兔子,捏了捏,又放了回去。

这时他也瞧见了我,他向我招手,微微一笑,“好久不见。”

我嗯了一声,目光落到他手中的烟上。

“还在抽 seven  star 吗?”

“对,”他愣了一下,笑着说,“念旧。”

过去好多年了,李白还像十八那年一样,干净又任性。

一时间感慨万千,我向他要了根烟,和他在商店门口的台阶坐下。

“韩信呢?”我吐出烟雾,李白的样子被烟模糊的看不清。

“你和吕布还好吗?”
李白回避了我的问题,把烟熄灭,拉紧狐裘大衣。

“我在给他挑礼物。”

“真好。”

李白喃喃道,尽管声音很小但还是被我听见了。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或者说我觉得他现在很难过,我什么也做不了,只是静静的抽完这支烟。

“下次你看到我,也要给我带一份礼物哦。”

李白站起身欢快的说。
可是我感觉他快哭了。

“好。”我犹豫了一下,伸出双臂抱住他,“我会的。”

恍惚间又回到了高中,那时他说过同样的话。

“再见。”

天快亮了,他和我道别。

“再见。”
礼物我买好了,可是我再也没有遇到他。